英秘密情报站直插德“心脏” 撕裂英德亲密关系

  美国国度安全局(NSA)在全世界铺设拦阻信息的“天罗地网”余波未消,与英国、加拿大、澳大利亚、新西兰等盟友亲密配合的“五眼”组织再次震惊众人。

  “默克尔门”在德国掀起声讨巨浪后,美国不得不承诺结束对这一“友好国度”的监视。然而不久前,英国《自力报》曝出,英国政府通讯部(GHCQ)从2000年开始,就已在该国驻德使馆设立奥秘谍报站,帮忙NSA监听德国政治心脏。这一举动,让原本已涌现裂缝
的德英、德美关连再遭挑战。

  英国在德政治心脏设监控网络

  英国《自力报》日前泄漏,英国谍报部门已在驻德使馆建立了“奥秘谍报站”,与10月27日德国《明镜》周刊揭破的美国使馆谍报站“鸟巢”坐落在同一个街区,相距不到150米。

  2008年,就在美国人入驻位于柏林的新使馆当天,美国国度安全局(NSA)便将奥秘谍报站安在了屋顶上。当美国时任总统小布什与德国总理默克尔齐聚新使馆,在觥筹交错间庆祝双方友谊时,美国人向德国的政治心脏“撒下了令人难以置信的监控大网”。

  窃听装置藏在白色箱形布局内,有一扇用玻璃纤维制成的特殊窗户,虽不透明,但无线电信号能够不受障碍地穿过,为美国中央谍报局(CIA)和NSA共同运行的绝密项目“特别搜集办事”(SCS)工作。

  2010年,SCS仅在欧洲各地的使领馆就安装了19处电子特务装备
,用以截获东道主人国度的数据,此中包括德国的柏林和法兰克福两处。

  在德国第一电视台发布的红外图象上,能够清楚地看到美国驻德使馆的特务运动设施。“默克尔门”的喧嚣之后,默克尔与奥巴马进行了“结束友好国度相互监视”的对话。

  如今,这一广为德国人所知的谍报设施业已封锁,红外图象上该区域的热量信号急剧下降,再也没有翻开的痕迹。

  然而,让德国人始料未及的是,依靠自己在“五眼”机关中的亲密搭档英国,美国依然在德国留有后手,而且英国“下手”更早。

  据斯诺登保守的NSA奥秘文件,英国政府通讯部(GHCQ)从2000年建设驻德使馆以来,便在其屋顶上“同步”安装了白色圆柱形帐篷状的高科技装备
,拦阻德国都城的手机通话记录、无线数据和远距离通讯。这套“隐蔽的搜集系统”,由一个“真正义务不为大都外交人员所知”的小职员运行。

  更让德国人恐慌不已的是,这一谍报站距离德国议会大厦、总统府等政治心脏地区近在咫尺。不过,考虑到该装备
的位置,《自力报》猜测,这一驾御不大也许从默克尔那里拦阻信息。

  在GCHQ协助下,华盛顿早前封锁了100个SCS设施中的一部分,并将工作转移到GCHQ手中。在雅典、布达佩斯、日内瓦、马德里、米兰、莫斯科、巴黎、布拉格、罗马等多个都会搜集的数据,经由英国北安普敦郡皇家空军基地的中继装备
,最终被传送到美国马里兰州,由美国谍报机关剖析和使用。

  德英亲密关连发生裂缝

  窃听装置触动了德国人的敏感神经。纳粹和东德奥秘警察有隙可乘的窥测
,是德国人挥之不去的记忆,也让他们深信隐私神圣不可侵犯。

  事实上,这其实不是柏林第一次遭遇来自本国的窥视。早在冷战期间,英国就用类似装备
拦阻东德与前苏联之间的通讯。

  1971年,美国静态专栏作家杰克・安德森报道称,NSA与GCHQ胜利入侵前苏联生产的吉尔牌豪华轿车,监听其无线电通讯线路。它们打探这个超级大国的外交政策、军事意图,发现前苏联领导人如何“戏谑、斗嘴和八卦”,或“像老女仆那样抱怨疾病”。

  与今天的斯诺登一样,当时,NSA声称安德森的泄密让NSA无法继续监听前苏联领导人,这很快被证明是谣言。1972年5月26日,美国驻前苏联使馆仍在递送首要消息,确保货色方达成不使用反导弹导弹的和谈。

  英国华威大学国际安全教授理查德・奥德里奇告知英国《卫报》,英国在柏林的类似运动“非常普遍”。“这货色无处不在,咱们如今有书面证据表白这一点。”

  对“默克尔门”余韵未消的德国而言,这意味着与另外一亲密盟友的关连也发生了裂缝

  德国外交部发言人指出,“通过外交机关拦阻通讯属于违背国际法的行动
”。基督教民主同盟
(CDU)的国会议员沃尔夫冈・博斯巴赫告知德国《每日镜报》:“最新进展表白,咱们需要与英国签订一份‘零特务’和谈。这样成熟而深入的特务行动
是完全无法忍受的,必须处置。”

  CDU姐妹党基督教社会同盟
(CSU)的国会议员汉斯-彼得・乌尔虽然表示得更加克制,但也强调德国应“有目的地开发技术,保护咱们的数据”。自由民主党议员朱利安・于佩尔呐喊对谍报办事进行进一步审查,因为“国际法很清楚地规定了使馆的用途,能够和不能够用来做甚么
”。

  “英国在使馆屋顶运行谍报站,显然是针对政客和记者。这些人会形成威胁吗?”欧洲议会成员、专门从事民权和数据保护的简・阿尔布雷特告知《自力报》,“欧盟已要求卡梅伦政府解释GCHQ在欧洲的行动
,但对方谢绝这么做。他说,对涉及国度安全利益的运动不予置评。这其实不符合欧洲配合的精神。咱们又不是敌人。”

  “这也许是悲痛
的,将来咱们将不得不假定自己正在被伴侣暗中监视。信任诚难得,但检查更有必要。”社会民主党议员、联邦议院谍报监视委员会主席托马斯・奥珀曼感慨道。

1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marqido.com